2000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> 995. 教皇比比东,死

995. 教皇比比东,死

    斗转星移,山河震动。

    杨明每一拳裹夹的震荡之力,恐怕就连海贼王世界的白胡子出现在杨明面前,恐怕都不会认得这就是来自于他所拥有的震震果实能力,因为杨明施展开来的威能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占地面积宽广的落日森林,在恐怖的震荡余威面前湮灭成粉碎,仿若橡皮擦擦拭掉黑板上的粉笔字迹一般,将落日森林曾经存在的痕迹全部抹去,唯有地面上那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沟壑,似乎还在诉说着它们曾经的恐怖遭遇。

    地面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远超九级地震的震动,甚至就远十数公里外的天斗城都能够感应得一清二楚,在一片人流尖叫声当中,大片的房屋倒塌,那些固执己见不愿意跟随大众撤离天斗城的人顿时倒了血霉,很多都被突如其来的房屋倒塌中丧失性命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一声饱含着怨毒痛苦的嘶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头恍若山岳般巨大的庞然大物推金倒玉般轰然坍塌,一把浑身萦绕着冲天杀意的利刃从脊背上插进去,世所难料的锋芒直接穿破它体内重重叠叠的防御,将它最核心的部位洞穿粉碎。

    一张洁白如玉的手掌搭在沾满黏稠鲜血的剑柄上。

    伴随着用力一握,一拔,从洞开的伤口中迸射出喷射状的血液,其中蕴含着见血封喉的剧毒,血液呈现诡谲的暗墨色,被俊美青年撇开脑袋,恍若拥有预知能力般,提前一步躲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斩杀掉混沌魔蛛承载海神神位和神力的分身,杨明稍微松了一口气,神秘之剑提在手中,斜举横亘在身前,一双九勾玉轮回眼中倒映着两头同样伤痕累累的混沌魔蛛,现在还剩下对方的本体和一号分身,尽管对方看起来伤势很重,但杨明为了杀死混沌魔蛛的二号分身,同样消耗激烈,如今体力和魂力都十不存二,快要达到极限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从杨明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疲惫感,那双眼眸中永远燃烧着至诚的战意,似乎对于眼前的处境越加困难,他就越加兴奋一般,能够暂时无视掉身上的伤势和疲倦。

    这便是超级赛亚人血脉带来的附加好处。

    在龙珠世界当中,超级赛亚人就是越战越勇,仿若永动机般的存在,只要敌人一刻没有倒下,他们就永远保留着旺盛的战意,直到他死亡的最后时分。

    杨明能够感觉得到,八门遁甲长久打开对身体的损害,每一个血管,每一寸肌肉,每一个细胞,似乎像是老旧的机器开足了马力,发出了难以承受的呜咽声,可在超级赛亚人血脉的带动下,这些伤势都暂时性地被强压下去,并且当杨明默默地运行《不灭经》的时候,体内深处便有一股全新的活力涌入到疲倦的身躯内,如同往即将熄灭的火堆源源不断地添加柴火,使得这火能够继续燃烧下去,不至于突然之间的熄灭。

    杨明和混沌魔蛛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一本体,一分身,总计十六颗蛛眼,闪动着混乱邪恶的猩红眸光。

    两者目光对视之间,空气都为之扭曲震荡,两者之间的通道更是有无以计数的幻境在诞生、泯灭中不断循环往复,那其中诞生的每一个幻境,都足以让任何一个半神级强者踏入之后迷失了方向,灵魂永远坠入其中难以自拔,一辈子困锁于其中不得超生,甚至,若是任由这其中的幻境自然而然地扩散开去,甚至能够轻松地将巴拉克王国这样的大型王国囊括其中,让其中的国王和国民们过上醉生梦死的生活,哪怕是在里面肉身死亡,精神也不会察觉到任何异样,反而会继续沉迷在这个虚拟的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些如此恐怖的幻境,却只是一人一蛛的再次交手而已,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,改用幻术进行对决。

    教皇比比东在人身时候,没有任何一个魂技踏足幻术这一片领域,若是往精神方面拓展的话,倒是她所拥有的万年魂骨头部之精神免疫头骨,勉强涉足幻术这一块,只不过,这不知具体年份的魂骨附带的技能名为真实世界,效果为免疫幻觉、魅惑,直视真实,任何迷幻类技能在此技能的照耀下都能失效,施展头骨魂技需要消耗三分之一的精神力,所以往日里教皇比比东不会轻易动用,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一块万年魂骨作为保障,此前教皇比比东才不惧怕杨明施展的任何幻术。

    而在教皇比比东绝望之下抛去人身,释放出来混沌魔蛛后,这头部之精神免疫头骨自然而然地也融入到混沌魔蛛体内,只是发生了某种异变,已经不再是局限于免疫幻术,而是延伸出释放强大幻术的能力。

    若是从外围看去。

    围绕杨明和混沌魔蛛方圆十里范围之内,已经形成了海市蜃楼般的景色,各种光怪陆离的幻境在其中起起伏伏,若是有人误入其中,顷刻间便会被拉入幻境中渡过种种虚无缥缈的人生,说不定来一个十世轮回,最后发现还丢失了原来的记忆,成为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疯子。

    杨明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他是万万没有想到,这头混沌魔蛛居然这般难缠,甚至就连他动用幻术都拿它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惜,若是现在是深夜的话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杨明心中微微一叹,若是现在是晚上,他就可以施展无限月读,将九勾玉轮回眼投影到月亮之上,将自己的幻术能力增幅到一个相当可怖的境地,到时候说不定可以顷刻间击溃混沌魔蛛的心灵。

    现实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的缠斗已经相当长的时间,彼此都没有意愿继续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哪怕是教皇比比东已经几乎丧失了所有理智,化身为脑海中唯有杀戮和破坏的混沌魔蛛,但她仅存的那一丝丝理智,依然是希望能够在击杀杨明后,找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休憩,说不定还有机会重新找回理智变回人身。

    无形的幻术对决还在进行着。

    方圆十里之地依然遍布危机,充满彩色的扭曲光线当中,三道身影时而错开,时而交集,不断地传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。

https://sto520.com

    游走在灰霾雾气弥漫的混沌神域当中,杨明面色肃冷,手中握着沾染鲜血的神秘之剑,不苟一笑的持续挥舞着长剑,不断地劈开飞罩而来的蛛网和恶毒的毒液,不时地在混沌魔蛛本体和一号分身上留下一条条深浅不一的伤痕。

    九劫剑法共分为九式。

    第一式:

    “一点寒光万丈芒,”

    “屠尽天下又何妨!”

    “深埋不改凌锐志,”

    “一聚风云便是皇!”

    第一式暗藏着止戈之意,虽然锋芒毕露,目的却是为了阻止争端。

    此前杨明施展的是第一式,现在施展的第二式。

    第二式口诀:

    “煊赫亘古一剑锋,”

    “纵横风云各西东。”

    “日月为身雷作将,”

    “劈山断岳天血红。”

    九劫中的第二劫是清心,而持剑者在人生过程中必然会双手沾满鲜血,剑术越高明者,杀戮越盛,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,成为被杀戮支配的剑奴,而不再是以人御剑的剑客。

    在道家经典《列子》中有一个充满黑色幽默的故事,说是有一位高人牛缺,他是上地这里的饱学之士,这天他要去邯郸拜见赵国国君,路过耦沙时遭遇强盗,强盗抢走了他的车马财宝不说还把他的衣服都抢走了,于牛缺步行去邯郸。

    强盗看到牛缺衣服都被抢了还非常淡定,简直不像是刚遭遇过抢劫,像是家中散步一样,这一下强盗就好奇了,有强盗上去问:“先生啊,我们抢了你,你怎么不急躁了?”牛缺就说:“君子不以所养害其所养。”这话一说强盗顿时感到你是真君子啊!于是强盗们一合计,这样的真君子去了邯郸还不被赵王奉为大臣啊!到时候他和赵王说他在这里被抢了,我们还不都要死啊?必须斩草除根,就因为牛缺太君子了于是被杀。

    故事还没结束,燕国有人听了牛缺的事情就觉得可怕,于是就把家里的人都集合起来说:“你们以后遇到了牛缺,千万不要学牛缺那样君子风气啊!”后他弟弟要去秦国,在函谷关下遇到强盗,想到哥哥告诫的他拼命的和强盗抢夺财物,抢不过强盗他就跪下求强盗,强盗被纠缠态过,又害怕他跟踪就给他杀了。

    故事中有两个人被强盗杀了,一个是因为对强盗抢劫无动于衷,一个是过分依赖,但他们遇难的原因都是一个,都是不顺应时理循规蹈矩而害,牛缺是君子,他得到的教育就是在任何情况下到要有君子风度,风度害死了他,燕人听哥哥的话要和强盗抢夺财物,强盗都不耐烦了他还在抢,哥哥的教诲也害死了他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告诉杨明:

    贪财的人,会因金钱丧失理智,

    好色的人,会因女色落难,

    牛缺这样有才能的人,会因才能被人陷害,

    总之你擅长什么,你热爱什么,就容易因它遇到劫难。

    所以九劫中第二劫提倡清心,也就是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明悟自身说来简单,但在这个衮衮尘世当中,又有多少人真的明白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做什么样的事?大多数人不过是为了一日三餐而活,过着自己不喜欢的生活,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,一天到晚下来只是为了挣得微不足道的工资。

    杨明很清楚自己的目标,也很清楚自己的为人,九劫剑法第二式对于他而言几乎没有什么难度,基本上一学就会。

    九劫第二劫名为清心,可九劫剑法第二式却是融入了死亡切割的精髓,一剑发出,时空都会错乱,任何厚重强大的防御魂技在它面前,都如同纸皮一样的薄,被轻而易举地撕破。

    混沌魔蛛本体表面上覆盖着一层荆棘蛛铠,无论是硬度还是韧性,都足以抵挡任何一名新晋神祗的全力一击,可在杨明施展九劫剑法第二式面前,却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可言,就跟果装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九劫剑法中,第一式守中带攻,借力打力,擅长应付实力比自己强大的,第二式破防能力暴增,即便是擅长防御的神器在它面前,恐怕连三招都接不下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施展九劫剑法的过程中,杨明还非常阴险地灌入破灭奥义,这破灭奥义乃是传承于龙神,一旦被其灌入体内,顿时生死不能自己,会遭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,除非是用神力不断地去消磨,否则就要不断地承受痛苦。

    混沌魔蛛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体型比它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人类,居然拥有着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技能,即便它本体和一号分身一起上,也仅仅只是延缓它的死亡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一抹贯通天地的剑光一瞬即逝。

    及后,杨明的身影出现,半跪在地上,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。

    身后,只余下两具同等体型的庞然大物,在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声迎来自己的灭亡。

    无以计数的剑气从其本体中迸射而出,似乎要将它凌迟万段般。

    破碎的血肉混合着充满剧毒的鲜血溅了一地都是,这原本落日森林的地界早已面目全非,四处都是含有剧毒的物质,恐怕千年之后也未能够彻底化解,从此成为一处剧毒之地,或许对于适合剧毒环境的魂兽和人类魂师,这里是一方宝地也说不定,可对于其他人和魂兽而言,这里却是无法踏足的禁地。

    杨明喘息片刻。

    他起身回头望去,混沌魔蛛留下的残骸当中,见不到教皇比比东的身影,看起来,她的人身是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杨明有些失望地摇头,倒不是因为可惜教皇比比东的陨落,只是有些可惜找不着大师玉小刚的残留灵魂,或许他那饱受折磨的灵魂消散一空,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///txt/117169/